家人,那些圖案背後你不知道的故事 Part 2

  • Reading time:1 mins read
18 / 100

#刺青故事「我的爸媽是瘖啞人士」

愛的手語
《愛的手語》#Dcard 刺青店裏的說故事女孩

穿梭在台北的捷運車站內,手扶梯的右排 是綿延的黑線,齒輪運轉了一回又一回, 黑壓壓的緩慢而綿長,這一切雖然溫柔, 但密集的讓人感受到壓迫與擁擠。

終於在車門闔上的那刻,她鬆了口氣, 擺脫人群,掙脫爸媽的雙手 一屁股坐在對面的椅子上, 儘管眼角餘光看著媽媽對她比手畫腳, 她卻依然瞥著頭。

直到媽媽的手再輕輕提起, 用她粗糙的手指比到 :「是不是因為我們家讓妳感到很丟臉, 所以妳不想跟我們講話?」

此刻周圍雜鬧瞬間凝結成無聲, 誰也不懂她和他的家人之間 為什麼始終沈默著。

《我爸媽是瘖啞人士》 新生兒剛出生時我們總迫不及待, 望著他稚嫩的臉龐張大嘴巴說: 「叫媽媽,媽~媽」 於是我們開始學習什麼是語言, 自然而然。 我爸媽是瘖啞人士。 他們不能講話也聽不到, 我們溝通的方式就是手語。 我和姊姊相差七歲, 我的語言是姊姊教的。 姊姊辛苦的多, 當年爸爸媽媽發現她語言發展的緩慢 才送她到正音班學習說話的。

小時候的我沒什麼意識, 手語就像你們學會說話那樣, 對我而言,從小就會的。 小學時候,媽媽帶我上課,同學會嘲笑我說: 「你媽媽怎麼跟我們的媽媽不一樣。」 老師聽見了會把我叫到一旁告訴我: 「你的爸媽很偉大。」但那是讓我開始排斥 讓別人知道關於我的家庭的開始。

我的家庭》 小時候放學,我就去補習班,晚上回家了就睡覺 說心事嗎?有太多負面的事我不想和他們分享, 也沒有機會。 記得那時,我跟爸媽很常吵架, 我們抬起手,不斷地揮舞, 大概就向武林高手彼此比試武術那樣吧, 力道是一次一次重重地落下, 而此刻配音的是,羽球選手揮動球拍, 拍打到羽毛球前那陣咻~咻~的揮舞聲響。 這樣的爭吵不像一般人, 大吼大叫發洩了也好,但也多了幾分方便, 就因為用比的,不想理就不看罷了。

還記得幾年前姊姊跟媽媽吵架, 我覺得媽媽很不講理便插手加入, 媽媽那幾天就把自己關在房間, 爸爸成天跟我們說: 「不要理你媽,他幾天就會好。」, 就像這樣吧,我們的爭吵需要時間去打發。 除了吵架,爸爸媽媽不想說話了 也會揮揮手叫我們走開。 他們沒主動和我們說過什麼, 唯一只會跟我們抱怨工作辛苦、物價上漲, 但從不會抱怨主管和人群,我感受得到, 他們的朋友就只有啟聰學校那些人。 長大之後更是明白,他們的世界 就只有我跟姊姊和家裡那隻狐狸犬, 他們雖然抱怨,但唯一在意的只是我們。

《他們僅有的能力對於社會釋放的機會》 現在有很多正常的家庭, 有權利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 他們要找工作很容易, 但對於身心障礙者來說卻不容易, 社會上雖然說要對他們平等,其實不然。 我之前在臉書有分享一個影片, 摺紙飛機影片,是一個身心障礙的男孩, 想靠自己很會摺紙飛機的技能賺點錢, 為了買母親節禮物給媽媽, 但卻因為他外在的樣子而沒有人願意向他購買。 我覺得身心障礙者這件事, 在我生活裡面是很靠近的, 每次看到相關新聞那份感受力 是強過於一般正常家庭長大的人的。

身心障礙者工作需要看臉色,無法選擇, 我爸曾跟我說過,有些工作看起來很輕鬆, 他也很想做,可是他聽不到, 就連最基本和客人溝通都沒辦法做到。 忠孝敦化捷運站外,有喜憨兒在賣手工餅乾, 我每天去買一包,但從沒看過那些餅乾被買完, 我覺得這個社會上對於弱勢的人關心太少了! 我自己覺得如果你在幫助他人, 還要先假設前提:「他真的是否需要幫忙嗎?」 那我覺得那就不叫做愛心了。

《我就高中畢業,因為我想工作賺錢》 記得高中實習時,我是個工作狂。 我跟我的主管說我只能晚上上班, 而凌晨五點到早上九點我就兼工飯店團膳。 你問我為了什麼目標?沒有。 只是打從心底覺得賺錢很重要, 無關乎什麼成就感, 我想我年輕的時候可以賺很多錢, 等家裡哪天急需了可以派上用場, 或爸媽老的時候我有點錢供他們養老。 當初我爸媽執意要我唸普通高中, 他們認為讀書才有前途,才能養活自己。 我姊姊很會念書,但她過得並不開心, 她默默的跑去和爸爸媽媽說: 「要能學喜歡的東西,賺錢才有用。」 可能爸媽從小就對品學兼優的姊姊很信賴吧! 也就答應了。

國中時候老師覺得我很好動,就讓我去技藝班, 也因為這樣接觸餐飲,我很喜歡,我今年20歲 畢業後兩個月就到現在公司上班,做上海點心, 包小籠包,得靠手工一顆一顆桿, 你看,我有一手就比較壯一點,大小手了,哈哈! 要說以後的計畫嗎? 「我們公司在日本有分公司 我想去那上班,因為可以賺更多錢!」 我覺得我爸媽也會贊同的,因為他們賺錢不容易, 所以他們覺得賺錢和存錢是很重要的, 而且不該亂花錢。小時候我看著別的同學, 有漂亮的東西,回家會哭鬧著說想要, 結果當然是挨棍子。

現在呀!看一堆以前的同學發文, 炫耀自己買了幾千塊的新球鞋還是新衣服, 反而覺得他們怎麼可以這樣亂花錢! 我連一件衣服幾百塊都會猶豫好久好久⋯⋯ 《第一個刺青,關於純真。》 開始上班後我才感受家裡經濟的問題, 我真的只想工作不想上課。 那時我開始出現一些失控的行為, 大動作摔東西呀、一直抓手停不下, 我那時發文超負面,任何喜悅的事我都厭煩。 看著螢幕上一篇篇負面的文章, 心裡是感受快樂的,越是負面,嘴角越是上揚。

雖然想過自殺,但我太但膽小。 可能實習工作上發生的不愉快 加上感情上出現了問題,讓我得了憂鬱症。 職場上可以感受到很多事情, 當初我在工作上被我最信任的朋友背叛, 並不像在學校辦家家酒的兒戲, 可能是說說壞話,鬧鬧彆扭, 日子過了還能牽手遊戲, 那是一種責任與信任的失去。

我去刺青,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當時情緒的指引, 但我告訴自己, 要把這串英文字好好放在心中-純真。 無論日子過了多久, 還是要當當初那個純真的自己, 不要被社會改變。 那時候我唯一的依靠是, 國中一直就很喜歡的韓國團體, 他們用音樂療癒了當時那個無助的我, 每當聽見那些歌聲, 我的底心至少不再充滿烏雲覆蓋, 現在自己有了一些能力, 我也找到了些抒發的方向, 花了一些小錢學吉他。

《愛的手語》 記得,某次和媽媽吵架的時候, 一氣之下告訴了她,我得憂鬱症的事。 憂鬱症是無法完全康復的, 它擁有高度復發的可能, 是一條得漫長抗爭的苦煉之路。 還記得爭吵完隔天,媽媽留了張紙條給我, 紙張很薄,感情卻很深厚。 你知道我手上這個刺青代表什麼嗎? 幾年前,我一直想找姊姊和我去刺青, 但是姊姊一直很怕痛,我想刺這個圖案好久了, 也想了好久到底要用什麼東西代表我的家人。

我爸媽有很多兄弟姊妹, 但彼此的家庭中就只有他們身體上出現了問題。 每個人到最後都會過世,我想,要是他們不在了, 身旁的人的記憶也會跟著時間, 慢慢地慢慢地把他們遺忘。 可能不再有人記得他們。 雖然這輩子,他們沒有辦法透過嘴巴說出 他們對我和姊姊的愛;而我想說的愛, 他們也無法透過耳朵聽見。 但這個刺青將會一直一直都在, 這是「愛的手語」 等以後我老了, 可能也已經不記得那麼多手語了, 我會輕拉小孩的手,覆蓋著這個刺青, 對他們說: 「這是你們爺爺、奶奶留給我最珍貴的禮物。」

《如果這就是愛》 當我刺完的當下情緒也好激動, 一回家藏不住的給媽媽看了好一會兒, 媽媽真的很喜歡, 抓著我的手就等不及的要通知爸爸, 雖然爸爸沒有什麼表情,但眼睛是直盯著不放。 直到現在,媽媽都還會不時掀起我的衣袖, 凝視著那個刺青。 有些愛,沈默了,是因為, 我們擁有很多藉口與理由, 告訴自己很難說出口。 但面對這份想說也傳遞不了的愛, 她用印記,要告訴未來,這是她這輩子的最愛。

#Dcard 刺青店裏的說故事女孩